霍衡倾里万将意

好多坑要填

【雷安】雷狮你再裸睡给我试试看?

没什么,就是单纯的想写一下这个梗。



1.

自从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后,他俩就打算住在一块了。

最初搬家的那会儿,雷狮因为拍摄新片的事,跑到了外地。

安迷修作为经纪人,照理来说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的,但无奈那几天他恰好生病,发着高烧,无奈不能去陪着雷狮,每天卧病在床却一个劲的担心着雷狮会不会因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而把剧组搞得一团糟,晚上视频聊天的时候总少不了安迷修孜孜不倦的叮嘱。

几天后雷狮准备回来了,雷狮不在的几天里,安迷修都是住在雷狮的别墅,自己睡着雷狮的床。

雷狮返程途中时,心心念念的想着回家就能搂着恋人窝在被窝里睡个安稳觉。

安迷修也不例外,毕竟是恋人,在甜蜜期分别了几天自然会想念着对方。

可连安迷修自己也没想到的是,

他在与雷狮同床的第一个晚上,就把雷狮踹下了床。

雷狮!居然!有裸睡的癖好!

他们先是吵,围绕着裸睡这个主题争吵,安迷修坚持让雷狮把衣服穿上,雷狮则“我爱怎么睡就怎么睡,你管我?”

后来就开始动手了,趁雷狮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安迷修一腿就把雷狮踹下了床。

结果就是,第一个晚上谁也没睡好,双方各退一步,雷狮表示自己所接受的最大限度是穿上内裤,安迷修表示自己勉强可以接受。



2.

第二天大早,安迷修醒了,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什么东西攀着自己的身体,睁眼一看,是雷狮。

而且还是光溜溜的雷狮。

雷狮把他整个人都搂进怀里,向树袋熊一样攀地紧紧的,肌肤的热度隔着睡衣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雷狮炽热的呼吸打在安迷修的颈间,惹得一阵敏感。


安迷修定神看了看雷狮。

这么撩的。




3.
后来雷狮说:“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昨天晚上我们不应该干点什么才对吗?”

安迷修:“你怎么不反省一下我们昨天干了些什么?原因在哪?”


光吵架了。

就因为裸睡。





4.

自从他们同床开始,关于裸睡的争斗从未停息。

每天晚上都吵的几乎要打起来。

最后双方都是气呼呼地入睡。

隔壁邻居:你看看隔壁家那小两口子,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一会儿甜蜜兮兮的一会儿就叭叭地吵呢?唉哟,老了老了,越来越不懂年轻人的情趣了。



5.

其实,这段时间来雷狮只穿着内裤搂着自己睡觉,真的得承认,雷狮的身材不是盖的。

线条流畅,肌肉紧实精壮,三角身材比例,宽肩窄腰。

安迷修突然觉得,雷狮不去走米兰秀真的可惜了。



6.

雷狮拍完戏之后,上了一个采访。

主持人:“请问您有裸睡的癖好吗?”

雷狮沉思片刻,笑了笑,惹的台下无数尖叫。

“不,没有不裸睡的癖好。”

主持人眼睛亮了,感叹这个问题cue的太有点了,打算趁着大好势头,再接再厉。

“那您的床上一般会放些什么呢?电子设备?或者是书籍?”

雷狮一眼就看向后方台下的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安迷修,语气故作漫不经心:“书籍之类的没有,玩偶倒是有一个。”

粉丝眼睛都亮了,打算侧耳凝听,立马get同款。

雷狮顿了顿,再次开口,砸下了惊天霹雳:“至于玩偶呢,他叫安迷修。”


安迷修在后台听到这句话是差点没被刚灌进口中的矿泉水呛死。



7.

安迷修刷微博,面无表情地看着一条又一条唯粉对自己的各种diss各种黑的大长条。

【经纪人勾引艺人上床,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姓安的到底和雷总同床多久了】

【安大经纪人表面衣冠楚楚,实则内心禽兽】

安迷修不动声色地把纸杯攥成了一团。


他现在只想在雷狮肚子上掐出九块腹肌。





8.

安迷修靠着床,把一天的工作整理好,顺便归类未来的行程安排。

雷狮躺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书,他上身啥都没套,下身仅有一条黑色内裤。

突然,雷狮问:“安迷修,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裸睡?”

安迷修看了他一眼,冷冷地答:“不习惯。”

很牵强,安迷修知道。

但他总不能说“我认为裸睡这种行为对你想上我这件事很方便。”





9.

那天晚上雷狮叫了几个死党在家里疯闹,啤酒一箱一箱的开,每个人都喝的七荤八素。

还连上了麦克风,所有人唱k唱的不亦乐乎。

安迷修只说了一句:“你少喝点,小心明天早上脸颊水肿。”然后就上了楼。

雷狮的别墅隔音效果很好,所以楼下的人无论怎么嗨也不会打扰到安迷修。

况且安迷修知道雷狮的性格,自然也不会太去约束他,只要不影响到各自的工作,怎么都好说。

安迷修把一天的工作整理完后,伸了伸懒腰,扑上床就进入了甜美梦乡。

雷狮大概玩到凌晨才把佩利帕洛斯他们给送走,帕洛斯酒量不错,没怎么醉,扛着不省人事的佩利离开了。

雷狮醉的有些不清醒,醉意涌上脑袋,昏昏沉沉。

他上了楼,开门的声音很大,把睡梦中的安迷修吵醒了。

安迷修一睁眼就看到雷狮在脱着上衣。

一颗扣子一颗扣子地慢慢解开,然后随意地就扔到了床尾。

接着他开始脱裤子。

“喂,雷狮!”安迷修翻了翻被,“你不会打算这样就睡了吧?一身酒臭,快去洗澡。等等…你干嘛……?!”

雷狮扒完自己的裤子后就开始扒安迷修的裤子。

他力气很大,安迷修拽也拽不开他的手。

“今晚…”雷狮醉了,紫眸里是浑浊情丨欲,“陪我裸睡。”

他吻上了他,交换了一个充满酒味的吻,让安迷修晕乎乎地,他本来就是一杯倒的体质,酒的味道他真的受不了。

那天晚上,雷狮在床上和安迷修做了几次,第二天被安迷修抱怨着床单好难洗。




10.

对于裸睡,雷狮是这么诠释的。

“让身体肌肤毫无保留的充分与床笫接触,最大限度的提高睡眠质量。在最炎热的夏天开着最凉快的空调,裸在最柔软的被褥间,享受最舒适的触感,释放最原始的野丨性。”

安迷修一个枕头就砸过去了。


“我可去你的释放最原始的野丨性。”


11.

后来雷狮又接了一部戏,也是在外地拍的。

安迷修又双叒叕没有跟着去,那时他家里出了点事,安迷修不得不回家一趟,临走前千叮嘱万嘱咐让卡米尔看好雷狮这个大龄儿童,别让他出什么幺蛾子。

雷狮这次接的戏虽然是boss角色,但镜头不多,所以没几天就回来了。

把雷狮送回去交差时,安迷修单独把卡米尔拉到一旁,小声问道:“这几天雷狮和谁睡的?”

卡米尔:“大哥和我睡的,剧组只给我和大哥订了一间双人房。”

安迷修心中警铃大作,这家伙不会在外面也裸睡了吧?万一被媒体拍到了那可怎么办?

“他没裸睡吧?”

卡米尔愣了愣:“裸睡?”

“对。”

“并没有。”

安迷修心里松了口气,心想还好这家伙还懂点事,没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

卡米尔不动声色地又加了一句:“大哥没有裸睡的习惯。”

这回轮到安迷修愣着了。

“你说…什么??”

卡米尔以一种很郑重的语气再说了一遍:“大哥没有裸睡的习惯,从小到大。”

“那怎么……”他和我睡的时候是裸着的。

安迷修把后面那句话咽下去了。

他突然想起了雷狮的那句话。

「释放最原始的野丨性。」

我可去你的释放最原始的野丨性!!!!



雷狮你个大屁眼子!!!!




FIN.
安迷修:其实你就是想上丨我。

求个评论!!!爱你!!

评论(109)

热度(4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