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将万里倾衡霍

主页所有脑洞和梗都开放写文/画画 授权(你要不要脸)

头像是姚弛

【雷安】九号房间——番外

原文点这 九号房间

这个番外是正文中雷狮的内心独白,第一视角,也算是补缺了正文里全程对雷狮没有一点心理描写的遗憾。非常的意识流!

还有就是正文结局加了点惊喜,欢迎大家二刷(你)

下面来看雷总内心骚戏: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我最早的记忆,就是某一次,我将昂贵的古典瓷茶杯碰倒了,其中溅起的一片碎玻璃划伤了我的手指。

女仆惊叫着前来收拾满地的碎玻璃,然后当她抬头看见我满是鲜血的手指时惊恐的叫道:“三少爷您受伤了!”

我没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仆要这么激动,她急匆匆地拿起沾了水的毛巾为我擦净伤口。

我面无表情地指着地上的那片暗红凝固的液体,淡淡地问道:“那是什么?”

女仆的表情有些奇怪,先是回头看了看我指着的东西,又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仿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一般。

良久,她才回答我。

“那是血,少爷。”

哦,原来那是血。

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疑惑地想。

再后来,我开始和别的同龄孩子接触。

某次一个玩伴从台阶上跌了下来,膝盖着地,皮肤磨损,红色的鲜血渗了出来。

他哭了,哭的很大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哭。

他一边哭一边大喊着“好痛”,我看了看他膝盖上的伤口,又看了看他满脸的眼泪。

痛是什么东西?

>>

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

我感受不到疼痛。

我从书籍上知道了人的感官,人类对于疼痛的形容是【难以忍受】,疼痛感多产生于人体组织受损的时候。

我割了自己很多刀,看着满手的鲜血,很茫然。

为什么我没有难以忍受的感觉呢?

疼痛到底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或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那群老头子终于发现了我的异样,当他们知道了我患有先天性无痛症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平时奉承的人突然对我冷漠至极,特别是那个被我称为“父亲”的人,刚开始对我不理不睬,直到后来他干脆把我送出了雷皇大院,随便找了间空出来的房子把我安置了进去,留下两个冷漠的仆人和几个终日守着大门不让我自由活动的侍卫。

那一年我只有7岁。

我哭着拍打着冷冰冰的木门要求他们放我出去,但终究还是徒劳。我知道他们限制了我的自由,我不甘心,明明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

那一天我看清了这个残酷的世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因为天生的无痛症而被他们抛弃厌恶,为了改变现状,我必须做点什么来让他们对我改观。

我开始拼命的学习,家庭教师来时我认真听讲,当她离开的时候我便疯狂的狂补课外知识。

不为什么,只为了逃出这个囚笼。

我看着窗外的雪景,但那没用,那都不属于我,我不能出去。只有让他们对我的印象改观,我才能获得所谓的自由。

就这样过了三年,那个老头儿终于想起了还有我这个儿子,抽空来到了这间冷冰冰的房子看了看我的情况。

他考了我一些问题,无疑,三年的苦学让我的学识都超过了我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老头儿的原本冷漠的神情惊讶了一下,当即命令道:“明天早上,你重新回老家住吧。”

隔天我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那间房子,这是我三年来第一次走出这个房子的范畴。

七岁进来,十岁出去。我无奈嘲笑了一下自己,这简直就是蹲了一个三年的监狱。

我没有所谓的童年,只有那间冰冷的房子,那些冷漠的白眼和自己动不动的自残行为。

后来老头子把我送去国外的学校,我在国外待了四年,直到十四岁时才回来。

四年里我知道了雷皇集团私下的那些黑事,还知道了那个名为“湖中计划”的行为研究。

被老头子召回去的时候我早已制订了满盘计划来博取他们的信任。

在他们身边待的两年期间,我充分得到了他的信任,直到我十六岁的时候,他们派给我一个任务——监视九号实验体的行踪。

就是那一年,我遇到了我的猎物——安迷修。

对于上高中这件事我倒是无所谓,我的所有课程已经在国外的四年里学习完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接受了他们指定的任务。

我转进了安迷修的班级,我所谓的高中生活便开始了。

不得不说,我挺可怜安迷修的。

活在虚假的世界里,却一点自知也没有。坚持着自己小时候不知从哪里学来的骑士道,自以为维护了正义其实一切都是其他监视者事先计划过的事。

他是个可怜虫,也是个蠢货,但是我却对他产生了兴趣。

大概是因为他身上那股永不低头的气质吧。

他的成绩很优秀,虽然每次都仅次于我,但是我得承认,他是个强者。

我并不是唯一一个监视者,但我却是与他交集最多的监视者。

在所谓的高中生活里,我开始意识到其实无痛症也是有好处的。

打架时我从来都不会觉得痛,愈打愈勇,我成为了称霸一方的所谓的校霸。

这很好玩,这让我觉得很自由,没有囚禁也没人管我,看谁不惯就教训一顿,看见好的东西就夺过来。

谁都害怕我,除了某个人。

安迷修。

其实说实话,假如我真的认真去和他打一架,毫无疑问绝对是我胜,因为我无痛症的优势摆在那。但是无奈,他是我的监视对象,要是把他弄残了那群老头子绝对不会放过我。

所以每次我都会放一下水,来个平手。看见他那个不屈的样子我真的很想给他来一句:“蠢货,你身边的人都是假的,只有我是诚心诚意待你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他是以后G-9实验的牺牲品,也知道湖中计划中每一个实验结果,实验体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我真的很不忍心看着他被那群老头儿弄残。

所以当我每个月和老头儿们汇报监视情况时,都会将一些特殊情况过滤掉,从而达到延迟G-9研究的启动。

我就这么度过了一年,有时我在想,自己真的要一直服从于雷皇吗?

他们这么对我,我凭什么要绝对听令于他们?

一个谋反的念头开始在我脑海中漂浮不定。

直到某一天,我目睹了一件事,这让我第一次确定了我要将雷皇一网打尽。

那天又到了汇报监视进度的日子,我一如既往地前往那个所谓我的父亲的男人办公室。

开门我便看到了一个男人躺在血泊之中,我认得他,他是父亲的一个得力助手。

现在,他死了。

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望着坦然坐在办公椅上的罪魁祸首——我的父亲,平淡的汇报了这个月的监视进度以后,我问道:“您为何要杀他?”

“泄露计划的进度,这种不听话的狗就该被抹杀。”

我没说什么,退出了办公室。

目前我在他们眼里还是一只“听话的狗”,那万一有一天我反咬他们一口呢?下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人又将会不会是我?

要想拯救安迷修,就必须违抗他们的命令,要想违抗他们的命令,就要以性命为代价。

一天不把他们清掉,我和安迷修就一天也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我一直筹谋着,筹谋着所有的计划,直到毕业那会儿,G-9实验的启动。

那时候我已经获取了雷皇的绝对信任,自然而然也争取到了G-9实验监视者这个身份。

争取实验监视者的身份的原因无非就两个。一,实验结束后垄断实验结果以此让雷皇露出破绽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另一个原因就比较有趣了,我曾经无意中了解到了一种比较有趣的现象——吊桥效应。如果将这种现象充分作用在实验中,或许那个白痴骑士则会露出乖巧的一面呢。

值得一赌。

妄想让我删除安迷修关于我的所有记忆?我才不干。

我动用了我的权利,将安迷修关于我的记忆暂时封锁。

“好好地睡一觉吧,你很快就会重新想起我。”我说。

我把沉睡的安迷修抱入九号实验场,将他放在床上。

G-9实验正式启动了,接下来,我将让你们见识一下“听话的狗”咬人有多么的疼。

安迷修醒来时果然不记得我了,我没怎么介意,反正几天以后他的记忆就会自动恢复。

实验按我事先预料般如约进行,一切都很顺利。

看着实验的选项,我曾经想立刻就将他压在身丨下狠狠地穿丨透他,但看到他那一刻绝望的模样时,我顿住了。

我放开了他,依着他选择施行了B选项,反正只是割一刀就了事,这种事我以前做的多了去了。

安心等待吧,他迟早会落入我的牢笼中的。

实验进行的很顺利,看着安迷修在实验中暴跳如雷的我感觉到很有趣。

当看到他为了所谓的正义骑士道而割伤自己时,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蠢货,你根本没必要这么干。

我是无痛症,对受伤这码事无所谓,但你不同,你可是我精心圈养了几年的猎物啊。

不过,我也很欣赏他的行为,这样的坚毅,这样的顽强,才值得我瞧得上。

那天我试探性地吻了他,不得不说,他的味道实在是妙极了。

看着他红着脸跑回房间装鸵鸟的样子,我的心情意外的愉悦。

后来的抽血,发生的状况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原本以为,抽血不过是同刀割一样,对于我来说根本没什么问题,但没想到,发生的症状会如此严重。

当然了,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抽完750ml血液以后,大脑昏涨的厉害,整个身体像是悬了起来般虚弱无比,浑身使不上劲,心脏跳的剧烈,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难以忍受。

我拥紧了安迷修,不想让他看见我这副该死的样子,让我开心的是,他伸出手回拥住了我,一下一下轻柔的抚着我的背。

我的童年是灰暗的,在那之前,我从未体验过爱。

被爱是什么感受?我不清楚。

但在那一次,我似乎感觉到了被爱的滋味。

>>

往后的一天,他缴械投降了,答应了选择A选项。

大概是看见我昨天那个反应吧,也对,他是个心软的人,做出这种反应不奇怪。但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顺从。

他简直就是个性丨爱白痴,连DIY都不会,把他弄得爽丨的不行以后,我试探性地要求他帮我丨口。

很意外的,他答应了。

这点很棒。

再后来,他看见了那份文档。

不仅看到了,还不可置信的拉着我让我一起看。

该死。我心里大喊着,怎么就忘记把这个文件夹删除了呢。

我看着他那个激烈的反应,迫不得已,将他暂时打昏了过去。

再后来的一天,我如愿以偿的将他吞吃入腹。

他意外的主动,大概是被那玩意儿塞了四十分钟以后突然拿出,饥渴到不行便来别扭的求我让他满足。我很喜欢他这幅样子,这让我很有征服感。

我看着他这欲求不满的样子,如他所愿的将他贯了个彻底。

我知道他开始疑神疑鬼了,毕竟他已经看到了那份文档,已经开始知道了我们这些监视者的存在。不过让我很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怀疑到我的头上,依然信任着我。

我内心有些复杂,毕竟我就是Ray。

当我看到他被梦境困扰到在床上暗自害怕微微颤抖的时候,不得不说,我有些心疼。

大概是强者出于对猎物的保护欲,我安慰着他,并暗自更加坚定了毁灭雷皇的决定。

完成了所有选项以后,我们顺利的获得了足够逃出去的积分。

那天晚上绝对是我此生最举棋不定的晚上,实验大门八点准时开启。假如安迷修独自出去以后过不了多久就绝对又会被雷皇捉回去,但究竟如何,才能保证他的安全呢?

只有让他和我走。

但是又有什么理由让他安心跟我走?只有一个办法,让他知道全部的真相。

说,还是不说?

如果他坦然接受了,那么万事大吉,他会乖乖跟着我离开好让我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但如果他不接受呢?

这绝对是我玩过的最没底的赌博。

最终,我选择了坦白,为了他的安全,我只有这个办法。

他果然还是不相信,不过我能看的出他在动摇,他在自欺欺人。

他跑掉了,我知道他正在奔往家的方向去确认答案。

我赶到的时候,他正站在街角,看着他因悲痛而颤抖的背脊,我知道,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胜券在握,顺利的将他带了回家。

那一天,我觉得我仿佛赢得了整个世界。

>>

正如我所预料的,雷皇那边果然察觉到了事情不对,不过我手中控制着研究结果,他们就算要怎么威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这种两面三刀的游戏玩了很久,最终我将雷皇一网打尽,我并不用亲自去复仇,因为还有个名叫“法律”的玩意儿帮我积极代劳了,根据雷皇这几年干的坏事,那群老头子们大概不是死刑也是终身监禁。

那天结束后我回到了住所,第一次觉得这迎面而来的海风吹的是如此的惬意。

我终于得到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真正的自由,再也没有任何束缚,再也不用奉承任何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同时,我也为安迷修而感到开心,他终于获得了真正的真实世界,他的世界将不再有监视,不再有虚假。

那天他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同我变相的告白了。

噢,我得承认,我真的很开心。

不得不说,能和你经历这么多,我也从未后悔。

END

请大家务必给我个评论!!

评论(59)

热度(2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