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将万里倾衡霍

我有一个梦想:早日脱稿。

【雷安】雷狮视力一级棒

短打摸鱼,练笔,考前作死,ooc

>>

“多穿点,今天天气冷,小心骑士冻人把你的鼻子冻坏了。”

男孩转过头不解地望着叮嘱自己的母亲。

“妈妈,骑士冻人是谁啊?冻人是什么意思?”

母亲拿起棉袄为儿子披上,温和地说:“没什么,就是一个比方而已。冻人能控制冰雪,不过,那只是个传说而已,谁知道冻人是否存在呢?”

是真的。

冻人是真实存在的。

骑士冻人一直在这对母子的一旁,他听到了母子之间的对话,表情由最初的欣喜变得失落。

他还以为,终于有人能相信骑士冻人的存在了呢。

安迷修低头叹了口气,轻步离开了。

他的指间触碰到了路边伸越过来的树枝,一不留神,光秃秃的枝干上绽放了一小片晶莹剔透的冰霜,纹路十分的精美。

他独自一人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走着,道上已经堆起薄薄雪堆,他从人群中穿过。人们感受不到他,触碰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声音,没人相信“骑士冻人”的存在。

七百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因为他的善良正直,月中之人选中了他,清冷的月光照耀在了他冰冷的身体,那时的他已经死去,但月中之人赋予了他的第二次生命——骑士冻人。

他发现了自己的特殊能力,能够灵活自如的掌控冰雪霜寒,但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第二次新生是多么孤独。

他独自见证了沧海桑田风霜变故,一年又一年,他依然是独自一人。

他同孩子们玩乐,但孩子们并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

在清晨,安迷修给孩子家中的院子堆起了滑稽的雪人;在午后,他握起一团小小的雪球,调皮的轻轻砸向孩子;在夜晚,孩童们入睡的时候,窗外下起了细细小雪,一朵小小的雪花飘进了窗内,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隐形的大哥哥赐予他们的甜美梦境。

他习惯了孤独,又渴望摆脱孤独。

安迷修站在石板路上,调皮的将公园中央流淌的喷泉冻住,水流瞬间凝结变成了晶莹优美的冰柱,行人纷纷惊叹面前这惊世奇观,但没人知道,那是骑士冻人的调皮产物。

安迷修一笑,皮靴再次踏上了石板路,在人群的惊讶喜悦中默默地离开。

转过身时,他发现一个男孩站在了身前的不远处,大概十岁左右,男孩有着深邃的紫瞳,很亮很亮,里面像是有满天星屑。

他明白男孩是看不见自己的,安迷修对着他笑了笑,依然往前走着,打算穿过男孩的身体然后离开。

“你是谁?”

男孩突然说话。

安迷修步伐依然没有停下,因为他认为没人会对他说话,因为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喂,我问你呢,你是谁?为什么能冻住整个喷泉?”

安迷修怔住了,他望着男孩,男孩的紫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似乎视线就落在他的身上。

安迷修回头朝四周望去,周围并没有人。

一个模糊的念头在他的心里渐渐成型,但他不敢去相信。

“干嘛左顾右盼?说的就是你,你是怎么冻住喷泉的?”男孩的语气有些不礼貌。

安迷修不敢相信,现在的他欣喜又震惊,似乎终于有人能看到他了,他指着自己,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角扬起了兴奋的笑容。

“您您您…您指的是在下吗?!”安迷修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要不然呢?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到处冻水管的‘骑士冻人’?”


然后孤单了几百年的骑士冻人整日开开心心的去烦着雷狮小朋友(?)

安迷修:雷狮!来一起堆雪人吧。

安迷修:雷狮,不能欺负年龄小的孩子。

安迷修:雷狮你快迟到了要不要我带你飞过去?

雷狮(退远):你离我远点,我怕你一个不留神把我冻死。

————

设定来源《守护者联盟》

安利安利安利安利!

话说我为什么要取这么神经病的题名啊……

评论(31)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