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衡倾里万将意

好多坑要填

【雷安】安迷修说他不小心上了雷狮的贼车 <中>

我再转一次!!荀荀写的超棒的!!!!算是了了我一个心愿!!

菁菁太可爱了:

点我看上篇,所以为什么你的坑是我填啊


 


 带我看雷总的酷炫叶良辰车车


 


 


所以,他大概真的上了什么贼/船……不是,是贼/车了。


 


安迷修盯着手机里的已接单消息,想着,如果滴滴有亲密度,他和这个雷师傅,或许早八百年前就爆表了。


 


是他运气太好了还是怎么的?


 


怎么回回都是这位雷.师.傅.接单啊?!


 


不是一次两次,整整半个月啊!什么概念?!这.什.么.概.念.啊!


 


安迷修心道,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绝对,他明天不喊滴滴了!


 


除去第一天让安迷修迟到,后来半个月雷师傅要么卡着时间,要么还是卡着时间,反正永远都是让安迷修堪堪在迟到边缘试探。


 


这倒不是安迷修不愿意上车的根本原因,看着停在他面前非常亮眼的车,安迷修叹了口气,半个月足够给他们养成习惯了。


 


开门,上车,关门。


 


安迷修把安全带系上,对于这个座位他也颇有微词,不是他想坐副驾驶,而是雷狮只开了这边的车门,他实在是搞不懂这种车开门的方式,他也想坐后面啊!起码这样就不会看见旁人的目光了啊!虽然知道他们是在看车,但是还是……太吸引人注目了。


 


低调的小白领安,再次叹了口气。


 


“哟,”雷狮先打了个招呼,然后正大光明地上下扫了下安迷修,像是无意的说了句,“新买的衣服啊?眼光还不错。”


 


雷狮的目光炙热地像是要烧掉安迷修的衣服,现在是天气不算冷,安迷修穿的也不过是简单的工作制服,所以雷狮说的肯定是里面那件白衬衫了。


 


所以就只看领口就能看出不同你的眼睛是上了雷达扫描的吗?!


 


安迷修尴尬地绕了绕脸颊旁的头发,发出礼貌的笑声,


 


“呵呵。”


 


雷狮也回了个礼貌的笑容。


 


“呵呵。”


 


 


两人相呵无言。


 


 


对,就是这种气氛,安迷修尴尬地简直想把自己埋起来,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只能僵着身体一直假装看着窗外风景,尽管全是马路也没什么好看的。


 


 


外面的车有我的Trion Nemesis好看?”


 


 


雷狮用一种很淡定的眼神瞥了眼安迷修,安迷修也听不出来雷狮是以什么情绪说出来这些话的,只能诚实的回答,“没有。”


 


所以你外面有什么好看的?看我不就好了——我是说车。”


 


 


“我知道……我知道……”安迷修扯着张笑脸回复,你不用特地解释的,我知道你说的是车,下一个。


 


 


公司离他宿舍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至少在Trion Nemesis的时速下,没多久就到了,安迷修道了句谢,在滴滴上付了钱,然后下车,对着还没离去的雷狮友好一笑,再见,哦不,再也不见,我明天不喊滴滴了。


 


我再也!不喊!滴滴!了!


 


 


如果无视掉同事们调侃的目光的话,今天也是相安无事的度过呢,安迷修保持微笑的如此感叹。


 


 


 


 


 


 


 


 


 


 


 


第二天。


 


 


安迷修特地起了个早,为了赶公交,结果出门后就下意识打开了滴滴,然后想起来他今天要远离雷师傅,就又速度的退出生怕不小心按到什么键。


 


等经过往常等车的位置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那块地方,没车也没人,安迷修呼出一口气,结果没等他感叹完,熟悉的引擎声奔驰而来,等等等等等等我没叫滴滴啊?!


 


 


安迷修猛得抬头,没看见那辆狂拽酷炫的Trion Nemesis,却看见不亚于Trion Nemesis的吊炸天的哈雷,作为世界顶级休闲摩托车品牌,哪怕是对车不关注的安迷修也认得出来。


 


幸亏不是Trion Nemesis,安迷修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发现,哈雷上面坐着的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好吧不是有点眼熟,是非常眼熟了。


 


雷师傅穿着一件亮眼的黑色皮质外套,还带着一个非常显眼的黑色大框墨镜,如何评价呢?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叶良辰?天哪救救我的词汇量。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迷修被美色忽悠莫名其妙晕晕乎乎就又上了雷师傅的车。


 


 


 


 


哈雷的座椅非常不友好,准确的说,是对坐两个人的情况下非常不友好。


 


哈雷往往都是单人开的,如果硬是要多放一个人上去,那这两个人可谓是,背贴胸,胯对臀,紧密相贴。


 


可这时候安迷修感叹不了尴尬还是什么了,也没有心思保持距离,他抱着雷狮的腰紧紧闭着眼睛,狂风吹冻着着他的面颊,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就希望雷狮可别把他摔下去了。


 


真的是,太快了啊啊啊啊啊!!!!!!


 


等到了公司,安迷修还是抱着雷狮不撒手,在对方调侃的语气里,才后知后觉地回神反应过来。


 


啊,原来已经停了啊……?


 


 


安迷修甚至失礼的连谢谢都没说,晕乎乎到了办公室,等喝了半杯水压惊,安迷修才真的清醒。他现在只感到庆幸,现在这个点还算早,没有同事看见刚刚他丢脸的一幕。


 


不过话说,那个座椅硌得慌,屁股有点疼。


 


他现在只希望……明天不要见到雷师傅了。


 


 


 


 


 


 


或许老天都在帮安迷修,他得到了一个出差的工作。


 


安迷修喜滋滋的离开了办公室,无视了同事看他像是看傻子的表情,有个同事就顺口问了句,出差又累又麻烦,安哥你怎么看起来还挺开心?


 


安迷修认真了表情,郑重地回答,你不懂。


 


哦,我不懂,我不懂你们城里人的思维,同事呵呵地想到,然后又开口,说,安哥你换发型了啊?还是大背头,品味不错嘛。


 


 


安迷修一愣,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想起了大清早的摩托惊旅,郑重再次回复了一句,你不懂。


 


 


 


 


 


 


 


 


 


 


 


 


 


又是一个第二天。


 


等安迷修下了高铁,他依旧喜滋滋,然后打开了滴滴,试图享受着没有雷师傅没有Trion Nemesis没有哈雷的滴滴。


 


 


 


 


然后,


 


 


 


 


雷狮表示,缘分就是如此奇妙。


 


 


 

评论

热度(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