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衡倾里万将意

好多坑要填

【雷安】安迷修说他不小心上了雷狮的贼车 <上>

一个很皮的梗,业余土豪滴滴司机雷×白领安

@成为偶像★颜荀 讨论的剧情,笑死hhh

bug超多!!


>>>



晨。



阳光从半掩的窗帘间打下来,打在了
床上正在趴着的青年腰侧,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间内有了一丝光亮。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象征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安迷修睡眼惺忪的支起身子,大脑还因为倦倦困意所以晕乎乎的,他挠了挠因睡姿不正而导致乱翘乱卷的棕发,踢踏着拖鞋走进了洗手间涑口。




他的眼睛有些无神,或许是因为太困了的缘故。




洗了把脸,顿时感到清醒了不少,安迷修揉揉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准备出门上班。




他整理了一下行装,拿起公文包,锁上了自家的门。



星期三…周末什么时候才能来啊,安迷修有些苦恼的想着,他现在只想蹲在家里好好地睡一觉,睡到自然醒,不用再面对什么烦躁的工作。




太阳一天又一天的从东边升起,日子总是一天又一天的循环着死板的节奏。




他按下了电梯按钮,门开了,他住在18层,所以等待下降的时间会久一点,和往常一样,电梯内的他打开手机,点开了APP滴滴打车,准备滴滴回公司。




“…唔?这次接的好快啊,嗯……雷师傅…?车的牌子是………”




安迷修迷惑着这次的这辆车为什么是个这么陌生的牌子,英文,虽然有些眼熟,但他还是认不出。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他便不再去纠结着这个问题,收起手机,打算在去往等待地点的途中买个早饭。




他走出小区门口,在离小区不远处的早餐街边买了碗云吞,打算提去公司吃,他一边走一边考虑着待会上班的事,不知不觉便到达了约定地点的A路口。




他望了望,因为是早晨,马路上行驶的车不多,但也根本没有任何车辆滞留在马路旁等待着自己。



噢…还没到吗?



安迷修想着,于是他坐在了一旁的花坛边上,等待着这个雷师傅。



——————



两小时前。





“什么!?老子我他妈破例让你开着我的哈雷去帮我买个早餐,你他妈和我说爆胎了!?”雷狮正在对着电话咆哮。




“老大我也很绝望啊,我怎么知道骑着骑着车轮突然会扎到一把破钥匙啊,我现在连怎么回来都困难,要不老大你叫人过来搬走?…诶老大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啊你别克扣我一个星期的肉啊!喂?喂?!老大你别挂!别挂啊!求你了能不能别克扣我一……艹。”




佩利绝望的听着电话里那段“嘟嘟”的系统音,他望着自己面前的这辆拉风但却爆了胎的哈雷黑色摩托,开始纠结起了接下来的一星期自己该怎么瞒过雷狮的视野而吃肉。





哈雷表示我特么一个摩托里的典范怎么能这么丢人的在路边爆了胎,mmp。





雷狮砰的一声把手机放在了电脑桌上,确切的来说应该是砸在了电脑桌上,由此可见这部可怜的手机的主人现在是有多么愤怒,两股相撞所产生的巨大碰击声似乎掺夹了什么屏幕玻璃的碎裂声。




他抚额:妈的老子的爱车就被佩利那小子开了一次就爆胎,什么玩意儿?一星期?想得到美!佩利你这个月都当个和尚只吃素吧





说起吃肉,雷狮的肚子突然咕咕地叫了起来。




【满头黑线】………………



摩托没了,家里又没吃的,这就很气了。



看来是时候该把一直在自家车库里的惊世宝贝拿出来亮个眼了。


————————



吃完早饭后,雷狮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走向自己车前。




他并不是很喜欢开四轮的车,原因是他嫌四个轮的车麻烦,又要挂挡又要系安全带又要踏板体型又大根本不能在城市里开出他的风范。还不如哈雷摩托,直接骑上去,钥匙一插手柄一扭,完全可以在车群中放飞自我穿_插而行,凭着其拉风的外表以及巨大的引擎声还能拥有超高的回头率。




但是自己的哈雷现在胎也爆了,半残的程度。刚刚打电话问了一下,由于雷狮的这款哈雷配置实在是太新,轮胎的预存量目前市里还没有,所以也只能从国外订购。





也就是意味着,雷狮得半个月才能重新耍起自己的摩托,在此之前他的代步工具都是四个轮的跑车。






雷狮现在只想把罪魁祸首佩利揍一顿。






他的手机突然叮咚了一声,是消息通知的声音,静谧的清晨这一声唐突的声响着实把雷狮吓了一跳,他看了看屏幕顶部的信息通知,是滴滴打车的消息,一个待接的单子,他才想起自己昨天原来忘了关闭APP。





单子的主人正是安迷修,一个钢铁直男的头像自然会是他自己本人,不过这个钢铁直男确实是长得有点小帅。




“id最后的骑士?又蠢又中二。”雷狮轻蔑。




他看着单子主人那帅气的外表,轻哼一声,顺手接下了这个单子。


——————



安迷修正坐在花坛前百般无聊地像个孩子般幼稚地踢着腿。



这次的滴滴好慢啊,怎么还没到!都快迟到了!




安迷修有些烦躁。



等了半天不见人影,中途倒是有几台滴滴停了下来,但那是别人的滴滴!不是自己的!可怜的骑士先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陆陆续续的上了车而自己却依然苦苦的等待着那辆属于自己的滴滴。




退单这个念头在他脑中是有过的,但他又转念一想,既然别人已经接了单子了想必肯定在赶来的路上,或许是因为中途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已吧,而且突然退单总觉得自己有些不负责任。




但不退单的代价就是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安迷修突然有一种寡妇守寡的感觉。




MMP???



焦急至极。




然而安迷修居然忘了他能打电话催的这码事。




他再次看表,已经彻底迟到了。





安迷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也迟到了,慢慢等吧。他提起那碗已经快要凉了的云吞,抓起筷子吃了起来。





这个雷师傅,让从来都是准点守时的自己迟到的人,他记住了。




正在高架桥上堵车的雷师傅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



安迷修在等待的过程中眼神一直都是望着马路源头那个汽车开始的转弯处。




人们都是这样的,等待的时候都会想着可能正在开过来的这辆就是了自己正在等待的人了吧,但却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失望感已经麻木,但安迷修依然还是望着那个拐角处。




突然间,远远地拐角处反射出了强烈的太阳光,刺的安迷修眼睛一阵花,估计是哪辆车的表面太光滑整洁所以反射的光才会这么亮吧。




那辆车行驶到了马路的阴影处,安迷修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一辆…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的跑车。




狂拽酷炫吊炸天??



风流倜傥叶良辰??



老天啊救救他的词汇量。



话归正题,这辆跑车真的很棒,黑褐色的色调,流线型的设计,以及极度帅气极度酷炫的外表。





这次是见到真正的土豪了,安迷修想。





这车,起码六个零。



跑车开的很快,真的很对得起它是跑车的这个设定,在市区内开着这种拉风的车本来就已经极具回头率,更何况车的主人还开的这么快,真的是唯恐不被人围观,可见,车的主人是一个狂傲不羁的人。




但安迷修对此有些抵触,黑褐色的跑车伴随着嚣张的引擎声轰鸣而来,的确,这很吸引眼球,但毕竟现在是早晨,这么大的动静四舍五入都可以算作是扰民。




被这辆车吸引的人并不止安迷修一个,安迷修面前原本正在步行的几个美丽的小姐也在回头对着这辆车兴奋地议论着什么。




原本安迷修自己做好了被这辆准备从自己面前经过的车的巨大引擎声刺激耳膜的准备,但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车子开始减速,随着速度的变化那原本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也开始慢慢的减弱,安迷修望着它疑惑着,可能这辆车也是要去接什么人吧。




车子里自己越来越近,速度也愈发的缓慢,最后,黑褐色的跑车稳稳地停在了安迷修的跟前,还很装×的打了两下短促的喇叭。



安迷修皱了皱眉,有些懵逼,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自己正在等人,直接停在他的跟前这种做法真的让人有些讨厌。



车子的玻璃是单向的,所以安迷修从外面看过去自然看不见里面的人的,他直勾勾的瞪着那扇副座的玻璃,示意着车主他的这种行为可能会让自己感到不适。



半天没反应,安迷修刚打算起身去敲敲车窗和车主谈谈,但跑车的门自动缓缓的开了。




而且还是向上开的那种。






于是安迷修便看到了一个一头不羁的黑发,戴着墨镜,穿着黑色无袖紧身衣单手握着方向盘的的男人。



男人把墨镜撑到头上,一双如星辰般的紫瞳一览无余,他抬了抬头,说:“上车,傻愣着干什么呢?”





听完这句话,硬是愣了十秒的安迷修终于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叫的滴滴。




“您是雷师傅…?!”安迷修惊了。




雷狮笑道:“不然呢?”






等等???!?





这真的是自己叫的滴滴???



安迷修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迅速解锁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单子。




雷师傅,电话18XXXXXXXXX,车型Trion Nemesis




Trion Nemesis?????




安迷修抬头仔细打量了面前的这辆黑褐色骚包得不得了的车,又迅速低头看了看这辆车的型号。




Trion Nemesis!!!




他想起来了,就是去年那款限量级的跑车,传说级别的,有价无市。




作为一个男人,就算安迷修在怎么low也不可能不会对车这方面一概不知。




这特么………那辆在网络上被吹的直接上天的稀罕车,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安迷修目瞪口呆的围着Trion Nemesis转了一圈,眼神全程都盯着这上面。




雷狮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做出这种反应,也就看着安迷修在自己面前犯傻。




“看够了吗,上车了。”雷狮提醒道。




“噢?噢!抱歉。”




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失态,挠挠头有些尴尬的道了歉,接着长腿一跨坐上了副驾,坐上去之后他突然犯难了。




这个…要怎么关上啊…?




安迷修看着越过车顶的门,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他从来都没像如今这样这么深刻的感受到自己有多么乡下人。




这能怪他吗?!这种车他这种小白领正常生活中都不会见得到的好吗!




因为路边停着一辆太龙傲天的跑车,周围路过的行人也慢慢注意到了,纷纷放慢脚步甚至驻足围观。




雷狮似乎知道安迷修正在犯难着什么,他自己车门前的一个按钮,副座上的门开始缓缓的下降,关起。





安迷修讪笑一声,礼貌地说了句谢谢。



雷狮轻哼,抬手把原本架在头发上的墨镜拉下戴上,酷酷地说:“发车咯?”




然后无视了路边限速四十的路牌,猛踩油门一脚冲了出去。



安迷修:????!



————————




这段路程安迷修表示永生难忘。



超高的时速使得安迷修有些害怕自己的命是不是下一秒就得飞出去,每次即将撞上或者即将碰撞擦过时,雷狮都会灵巧地一摆方向盘,然后精巧的擦肩而过。



轰轰烈烈的引擎声让路上的所有行人,司机都转过头往这边望,路上的学生们似乎都很兴奋,眼中bilingbiling地闪着光。




被人围观的感觉真的很微妙。




安迷修问雷狮你平时是不是都是这么开车的。




雷狮说我平时开的是摩托,更猛。




安迷修说好吧我知道了你能开慢点吗我刚吃完早餐现在有些作呕。




雷狮邪笑一声,这回总算是收敛了点,速度慢的下来,顺便把能外放的引擎声关了,然后整辆车终于没有这么博人眼球了。



【个屁这外表没有引擎声也照样回头率贼高好吗】




安迷修表示What?!这引擎声还能关!?既然能关当初为何还还要开?




雷狮:不然你以为呢?开声音驾驶起来爽。




安迷修内心:?卧槽?我是不是上了什么贼车?



经过九九八十一难(?)雷狮终于架着自己的Trion Nemesis把安迷修送到了公司,停下来时也还是招来了不少的目光,安迷修强忍着被人围观的尴尬和雷狮道了谢,然后匆匆走进了公司大楼。




安迷修走的时候雷狮并没有立即离开,他注视着安迷修有些慌乱离开的背影,微微勾唇,打开手机备忘录把安迷修的电话记了上去。



备忘录的名字叫

【既然上了我的Trion Nemesis那你就别想跑】




Tbc

妈耶终于发出来了。

写爆胎的原因是我家最近的车真的爆胎,我妈开出去是压到一块尖锐的石头,然后就…

她回来和我说车子爆胎了,车轮得半个月才能寄到。

我:????

写引擎声是因为某次我登上了我爸的野马,那引擎声,妈耶…而且我还坐在副座!!!周围上到大妈阿叔下至萝莉正太都往我这边看过来,而且我爸还超速了!!

后来我妈开这辆野马时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纯洁的我才知道原来跑车的引擎声是可以关的,开着引擎声驾驶完全是为了装x。


我:????


有一对奇葩父母的感觉真累。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_(:зゝ∠)_

评论(26)

热度(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