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衡倾里万将意

好多坑要填

突然想搞东京喰种pa的雷安

说个大概设定,爽一下,希望有人给我画或者写【可怜巴巴】——别想了

有微改原著的一些设定

---

先来说说雷狮的设定。

雷狮的等级是介于ss级至sss级之间,喰种社会里的领头人物之一,搜查官最想抓捕却又最畏惧的对象。

纯血的,双血瞳,有双赫子,甲赫+鳞赫(甲赫是从右边肩胛骨里伸出,鳞赫是腰的部分,有六条)

童年经历非常的惨,爸妈在他小的时候就被其他喰种杀了,五六岁的孩子,没有了父母的庇护,很难活下去,在小巷里小心翼翼的生活了几个星期,半夜袭击过往的人类,慎重的进食。因为是双赫子,非常特殊的存在,被另一个喰种收养了,喰种居心不良,收养他也只是想让他作为自己的一条忠犬,一个杀戮机器,为自己去杀人,顺便杀死其他的喰种。

雷狮小时候都是在无休止的杀戮中度过的,杀人,杀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喰种。每当雷狮反抗或者是罢工的时候,收养他的喰种会毫不留情的用赫子扎碎雷狮的臂骨作为惩罚(这么看的话这个喰种的实力应该是s级)所以因为童年的这种经历,长大后的雷狮臂上都是不可磨灭且触目惊心的伤疤。

雷狮在15岁的时候终于反抗成功,摆脱了被奴役了近乎十年的生活,他将喰种杀死,并把赫子切下吃掉,原本就很强的实力又得到了提升。

后来也就凭借着这份强大的力量,开始一步一步的立足于喰种社会。

--

再来说说安迷修的设定。

安迷修是混血儿,妈妈是人类,爸爸是喰种,单血瞳。

妈妈把他生下之后就死去了,而父亲把他养到十二岁时也被搜查官抓走了,后也是被人收养,不过是人类,一位善良但不知道他是喰种的老婆婆。

因为是混血儿,所以对人类的食物抵触不大,不像别的喰种那样厌恶,人类的食物可以帮他缓解饥饿,他也能从里面获得部分的能量,但是必须得定时的摄取人肉。安迷修一般会去山上进食自杀者的尸体。

他很珍惜收养他的老人,也一直瞒着这个自己身份的秘密,同时也会在暗处保护老人不被喰种盯上。

安迷修很厌恶自己是喰种的身份,他们吃人,内部社会没有秩序,丧失道德底线,却又不得不接受自己身份的现实。应该是一个有着人类的心却披着半人半喰种躯体的可怜家伙。

安迷修18岁的时候老人死了,是被喰种杀的,悲痛至极的他更加的厌恶喰种。后来他成为了搜查官,大概也是为了践行自己的正义。

实力很强,羽赫(单边的,远程攻击)所以速度敏捷,又加上小时候父亲教给他的一身好剑术……………好剑术+羽赫远程攻击+速度敏捷……这不是开挂吗…………所以说我为什么要给雷狮双赫子的设定,我怕雷狮一个赫子打不过安迷修。

羽赫通常不会露出来,能很好的控制,但战斗的时候假如打得太激烈,让大脑皮层太兴奋的话,羽赫会在皮下蠢蠢欲动想要冒出。

--

再来说说雷安

安迷修是唯一一个可以和雷狮打得不相上下的搜查官,所以雷狮每次和他打架的时候都会非常非常兴奋,在雷狮眼里,人类搜查官不过是一群一扎就碎的弱鸡,但安迷修却非常的强(人家开挂的)

打架场面大概是神仙打架那样😂

打着打着……也大概会打出感情来。(人类,我看上你了)

雷狮偶尔会把安迷修压在墙上,去吻他,吻的时候还故意咬破他的嘴唇,品尝他香甜的血液(我想想就流鼻血了)

打架总会打的头破血流,混血儿的愈合能力没有纯血的强【大概是安迷修唯一的弱点】所以每当安迷修血液的香甜味道在空气间飘荡的时候雷狮总是春心荡漾。

后来有一次,打得太激烈了,大脑皮层极度兴奋,然后……安迷修的赫子蹦出来了…………

雷狮:???????

【雷氏激动】

安迷修无奈,只能和他坦白了自己的身份,雷狮一笑:“我可以帮你保守秘密,但作为交换,我要尝尝你的味道。”

开始成为地下炮丨友了

做的是真的是……一边xxx一边咬人,不是那种整块肉咬下来的咬,是直接咬出血的咬,雷狮经常会这样干,去舔安迷修的血。

雷狮:安迷修真美味(一语双关)

两个人做多了,自然也对彼此有了些了解,安迷修知道了雷狮那段悲惨的过往,对他自己的触动也很大,那一天他开始对喰种的认识有了一些改观,他们并不愿杀人,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在知道了雷狮杀人时不会杀儿童,安迷修对雷狮的改观更大了。

………我脑不下去了…………总之这个梗好香😭

不递笔!!不写!!!!我选择傻白甜!

主页上关于同人本所有的repo和本子的宣传都隐藏了🙏最近形势实在是太紧张了,迫不得已,见谅


关于日后出本的事,待定吧…………


【雷安】暗暗

我原本只想着写一个几百字的小甜饼段落,但没想到爆了两千四的字()迫不得已的强行取了文名(原本打算直接发了了事的)

不查错字了,没有剧情和节奏可言,一个练笔而已

大概是暗恋安迷修的雷狮

不知道雷狮暗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雷狮动心的迟钝安安

--

校门附近有着一间奶茶店,地处黄金地带,价格悦人,店面整洁,再加上店长长得帅人也好,每当放学期间客流量爆满。

店长是个喜欢穿白衬衣的小哥,大概二十多的样子,一双修长骨感的手能调剂出各种各样可口的饮品,也能烘焙出各式的甜点。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像一块澄澈的湖泊,倒映出少男少女的笑颜。温柔的微笑仿佛一直都挂在嘴角,眼角弯弯,一言一语彬彬有礼,不越界也知趣。听女生间的情报网中说,他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安迷修。

女孩子在店里都会趁着他调饮品时偷偷去看他,即使被发现了,也只会收到对方一个腼腆的微笑。

大家不禁想,这么完美的一个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呢?

雷狮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明确且用着嘲讽的语气说:“他肯定没有,不然不可能每日全天都在店里守着。”

大家嘘声一片,转念一想雷狮说的也挺有道理,心中也默认了“安迷修没有女朋友”这个设定。

雷狮是这家店的常客。

说起来奇怪,雷狮最初在店里被熟人碰到的时候,后者惊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平日里啤酒做饮料喝的雷狮居然会跑来这种地方喝果汁?

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雷狮本尊出现在那间店里了。

后来,大家发现,雷狮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只是“稍微有了性质或者只是好奇而已”,而是反常的每天下午都在,仿佛是有某种执念一般。大部分时间都是他独自一人,坐在前台外面的位置上,身前是一杯果汁,然后是一盘烤松饼,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玩手机,偶尔眼神会往前台里面飘去。

如果细致的观察,会发现,雷狮的眼神是落在前台那个忙碌的身影上的。

他在这里“守”了大概两个月了。风雨无阻,每天都在,久而久之大家进店时也习惯了店中有雷狮的存在。

“喂安迷修,”雷狮呼唤道,霸道的语气把正在女生堆里畅聊的店长给揪了出来,“你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我来这里半天了你都没问我要点什么。”

不耐烦地用手关节敲了敲桌面,他挑着眉,锐利的眼神戳向那人。

那家伙怎么又去搭讪那帮女人。

青年一脸歉意的揉揉头:“抱歉,我没看到,雷狮你要吃点什么,老样子吗?”

“嗯。”

“瑰雅蓝莓还是翡翠柠檬?”

“你调什么我喝什么。”雷狮勾了勾嘴角,这一笑无疑又让周遭的女孩们小声感叹了一番,很多女孩打听到雷狮每天下午都会在这里,便打着偶遇巧合的借口随着雷狮一齐来光顾这间店,希望能混个眼熟。

不知不觉,这间店也因雷狮的存在而变得红火起来。

因为是常客,眼熟的面孔,加上这位客人也经常有一句没一句的找自己搭话,时间久了两人也熟识起来。

安迷修从他口中透露的信息得知了这个外貌俊美,性格桀骜不驯的高中生是个校霸,但学习成绩却特别好,他家里非常富裕,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公子,但他却不愿在成年之后继承家里的资产,因为他厌恶骑在别人肩头摘苹果的感觉。

安迷修经常会自行担任大哥哥一般的角色去给小自己几岁的高中生讲道理,偶尔也会去开导他,毕竟是青春期,躁动和迷茫也是常有的事

有时,他还会默默感叹道追求雷狮的女孩真的好多。

“喏,你的柠檬。”安迷修将那杯柠檬汁递到了雷狮面前的桌上。

“往常一样,记账吧,月底一次性给了。”雷狮用杯里的长勺搅了搅果汁。

“我知道的啦,先去忙了。”

“嗯。”雷狮看着那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又去应付前台已经排满队的少男少女们。

雷狮用勺玩着杯里的冰块,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冰块互相撞击的声音。果汁是雷狮最常点的款式之一,碧色的,又带着浅浅的一丝蓝。雷狮看着这颜色笑了笑,抬头又去望那个正在前台用开朗笑容去招待客人的人。

是他眼睛的颜色。雷狮想。

--

那天雷狮照旧光临小店,开始时客人还不多,店长还有时间和雷狮聊聊天,但到了高峰期的时候却已经忙的不可开交。

雷狮也没说什么,大概是见多了这样的场景,他甚至有点想问安迷修:“怎么不去雇个人做助手。”

他低头慢悠悠地用吸管戳着杯里的爆珠,自顾自的拿起手机刷着微博。

店里客人虽然很多,但一般情况下雷狮的周遭都不会有人敢靠近,可能是因为气场太强,亦或者是他总是满脸写着“生人勿近”。

不过依然会有特殊例子的,比如…现在。

女孩粉色的情书递上来的时候雷狮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含着吸管往里头吹气,整杯饮料被吹的咕噜咕噜的响。这种事他经历的太多了,也自然而然的习惯了,眉毛都不抬一下。

原本店里活跃的气氛顿时沉了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了这里。

雷狮本身觉得没什么,但他突然想起了某个人。

他也在看着吗?

雷狮突然扭头,朝前台望去,只见那人只是眨着碧色的眼睛愣愣怔怔的注视着这里,被雷狮发现后尴尬的揉了揉头,咧出一个僵硬的笑。

啧。

雷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怎么他是那个反应?

但狮子却没看见他柜台下隐隐颤抖的双手。

“这封我放下了,希望你能够看到我的心意…那么…我先走了,明天见,雷狮学长。”女孩见雷狮半天没理自己,只能尴尬的将粉色的信放在雷狮桌前,殊不知雷狮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

女孩的离开让店里又恢复了吵闹的气氛,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刚刚的那个女孩,而男生们更多的也是不屑。

一直到走之前,雷狮也没有去动那封信。

此时早已过了高峰期,西山吞并了太阳,黑夜肆无忌惮地笼罩着大地。店里的客人寥寥无几,失了那股热闹活泼的气氛,配上音响里传出的分贝不大的纯音乐,只留下宁静和沉寂。

雷狮离开了座位,来到了前台结账处。

“那封信……不打开看看吗?”安迷修看着沉默的雷狮,只能用这个话题引出谈话。

“理她做什么?”雷狮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是吗……不过,你这样,姑娘会很伤心的。”安迷修用抹布将手中的杯子擦拭了一遍,低头说。

雷狮紫红的眼睛暗了暗。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安迷修安静的擦着餐具,雷狮一言不发地靠在柜台撑着脸看着他。

突然,雷狮开口了:“我这个月赊了多少钱?”

“嗯?”突然的询问让安迷修脑子没转过来,“我看看。”

“一共是五百一十三……雷狮你可真能吃,怎么就不会胖呢?”

雷狮露出欠扁的笑:“怎么,羡慕吗?”

“是有点…”安迷修摸着下巴,碧色的眼睛对上那双紫红的眼,“你要现在结账吗?还是照例,等到月底再说?”

“现在吧。”

“嗯…那好的,现金还是扫码?”安迷修眨着那双碧眼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高中生,显得有些无辜。

雷狮歪头,笑道:“我没带钱,手机也没电了,以身相许可以吗?”

鸠哥给修了下型,涂了个色…………

😭😭😭😭更更更更更理想的雷狮の眼睛了😭😭😭😭😭😭😭😭我哭了

看完德普现场签名我要笑死了,顺便脑一下雷安

安迷修是明星设定,雷狮是保镖

安迷修:不行啊!那里还有很多小姐需要在下的签名!!在下不能让他们失望啊!!我再去签一会儿就回来………………雷狮你放开我…!

雷狮:够了,你给我滚上车!(一把扛起)

日常推歌……
电音部分很好听!!!

这个电音制作人的风格要是我的胃口😭

还有人记得《正主》这篇吗,对没错就是安安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和雷狮的同人的那篇

有人记得我就更叭😭

我真的好喜欢睡相差的安安啊,雷安婚后生活,夫夫同房的那种,有时候安安睡着睡着不知怎么就头朝床尾了,还不自知的一脚直接踹雷总脸上(

每天早上雷狮醒来都要费尽心思的把攀在自己身上的安鱿鱼扒下去,顺便还要清理他蹭在自己身上的口水()

雷狮:你平时要是能有你睡觉的时候一半主动就好了

这是什么雷安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