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偶像★京霍

简介有点长emmm


『假如,我真的能够同你站在一样的高度,是否…也能看见和你一样的景象呢?』


=京霍




混迹凹凸全职,但只会产雷安♡


雷安=喻黄=周叶>瑞金/叶蓝
雷吹 黄吹 喻吹 楷吹
天雷:×雷受×周受×

bl gl bg都吃,但主bl,所谓:
腐眼看人基。
【笑容逐渐缺德】

扩(催)列(更)地址:qq1903578977

今天的京霍也在努力的想成为太太啊。
只是想而已。

生日是1207,看到没,这个制杖想要生贺。

有点话废,不会说话,真的很不会说话,说话不过脑,说话容易招黑。



全是爽文。


脑洞成山,文力不足。


转载随意。

主页上的东西太杂了,各位小天使如果想方便的看我的辣鸡文请搜索【渡瑞骞七和京霍】这个tag吧。

头像是@骤雨不歇 太太的楷楷,她超棒!我要吹一波她!!

id【成为偶像★】格式,此为某个xiejiao组织,若想了解很多敬请关注【成为偶像!】tag。

关注了我的人我都会好好去珍惜的!看到下面这些天使了吗?她们是我宠着的人!


最后再bb一句,emmmm我是一个觉得写刀特爽但是不想吃刀的甜党。【这人怕不是个制杖】

下面我要隆重地挂一个人。

@成为偶像★兰子大爷

↑就是这个人!

点车随意忽悠,你当我们傻的啊!我京日天今天就是要挂你!气死我了!

[雷安]安迷修说他好绝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嗝屁

成为偶像★颜荀:

 


 


算是给京霍霍一个突如其来的续文

上篇点这里:来,京霍霍爱你


不看上篇你很大可能是看不懂这篇的,认真.gif。


 





0.
雷狮很绝望。

是关于他的伴侣——安迷修。

安迷修也很绝望。

也是关于他的伴侣——雷狮。






1.
想当年好不容易追上了黄金单身狗的安迷修。

——别以为他不知道帕洛斯当时在背后偷偷弄的那什么世界未解之谜。当然了,当年不会知道,现在也不可能让你们知道。


 


 


雷狮盘着腿瘫在沙发上,无神地盯着眼前不知道在放着什么乱七八糟偶像剧的电视机,又瞅了瞅旁边抱着枕头认真看电视的安迷修,向来敏/感的嗅觉加上对omega的契合程度,让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隔壁楼楼下卖烧烤的大叔的吆喝。

“我说安迷修……”

“什么?”

“我们去吃烧烤吧?”

“……”




 



2.
安迷修表示不想和雷狮说话,顺手一个抱枕丢过去。

“滚一边去,我在看电……”

安迷修看着电视上的广告突然沉默。

雷狮笑得像个百八斤的孩子。

“走?”

“那还不如去吃炸鸡。”安迷修认真道。


 







3.
其实雷狮也不知道他的信息素是炸鸡味的,特真诚,特认真。

不信?

那你去看他明亮又闪烁的真诚大眼睛啊。

你敢吗?



 




4.
安迷修甩了一个白眼,他控制着遥控板换了个频道。

雷狮不爽了,别说,还真没人敢这么无视他过。

不过就是注定他雷狮今天吃不了烧烤,因为电视里的某广告在这时候传入到他耳朵,完美的出现了几个能百分百挑拨他注意的敏/感/词。




5.
这对伴侣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闪烁的是同一道光。

可改变信息素

单单这个词就能让像是雷狮安迷修这种信息素味道奇葩的伴侣,或者是因为信息素奇怪而自卑所以不敢找对象的alpha或者omega趋之若鹜。




6.

“可信吗?”

“可信,这家公司和我家那公司合作了很久了。”雷王星当年的雷老三如此说到。

“可是……改变了之后会是什么味道还难说……”

“怕什么,还有什么比烤串更糟糕吗?

“……”

是哦,有什么比炸鸡更糟糕吗?




7.
做完手术的安迷修和雷狮面对面坐在床上,两人都感觉房间里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再也不用受烤串/炸鸡迫害了!!!!!



 







8.
天真。



雷狮选择性忘记了医生说的一个星期内务必请不要发生关系的劝告。

虽然安迷修也是拒绝的,雷狮忘了他没忘,但是哪个omega能在床上全然抗拒他自己的alpha的?


 


 




9.
然后做到一半。



充天的刺鼻冲味涌入雷狮的鼻腔,呛得他眼睛疼,鼻子酸,他毫无准备的被一股子辣条味包裹。

虽然他雷狮吃烤串都要加变态辣,但是直接泼你一脸辣椒粉和这个能比吗?!



这是他伴侣的信息素!

他觉得他现在就在一泳池的辣椒水里游泳,身体每个毛孔都满满的充斥着辣条的清香。

想咳,咳不出来,辣的眼睛通红的雷狮看着他身下的伴侣,刚想开口,就看见安迷修的表情……

……

安迷修毫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10.
“你知道你什么味吗?”安迷修哑声道,“面筋,对,就是卫龙牌的那个面筋。”





11.
“您好。”



“原来是雷狮先生,是的,我记得您和您的伴侣。”



“呵呵,非常抱歉,雷狮先生,我记得我有警告过,务必在一星期内不要与伴侣发生关系?……哦是的,因为这个手术有一定随机性。所以只有在不受刺激的情况下才能往正.常的方面改变。”



“重新预定手术?非常抱歉,这个手术是为了改变信息素,而信息素又是由alpha与omega的腺体释放,腺体对于您们来说都过于脆弱了,所以需要至少为期三个月的恢复,如果想再次改变信息素,请预约三个月后。谢谢配合。”




12.

“啊!老大!你是买了几箱辣条吗?怎么一股辣条味啊,说起来我也喜欢卫龙这个牌子!老大你身上有这味道诶!分我几包呗老大!”


“滚。”












算是一个小彩蛋?

颜荀京霍聊天记录↓↓↓↓




京霍:有个人在评论区猜安哥是辣条味的

京霍:我才写了烤串炸鸡梗hhh

颜荀:我可以另外的梗写这个

颜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辣条

京霍:好的hhh

颜荀:还有什么和辣条配?

京霍:emmmm牛肉干

颜荀:辣条 辣条

京霍:emmm面筋

颜荀:噗,可以可以,晚上写这个

京霍:我们两篇奇葩ABO可以说是姐妹篇

颜荀:对,姊妹篇

颜荀:诶,要不然我接你的下去?

(省略颜荀搞事环节……)

颜荀:感觉如何哈哈哈

京霍:一定得写!!!


然后我就写了。

快夸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事!!!

到底是谁绿谁hhhhhhhhhhhh

【雷安】雷狮说他好饿

一篇关于信息素的文。

屏了四次,图也挂了






0.

雷狮很烦。

是关于他的伴侣——安迷修。

安迷修也很烦。

也是关于他的伴侣——雷狮。








1.

当初得知了安迷修是个Omega以后,欢天喜地的庆祝了两天,当机立断的准备着手追安迷修。

本已经做好了即使你是个Alpha我也要强行把你追到手的准备,安迷修,一个能力超强的男人,各个方面都优秀的无懈可击,这样的人,一看都八成都会把他默认成为优秀的Alpha,结果当雷狮好不容易拿到安迷修的档案时,却不由得傻了眼

第二性别一栏赫然填着一个用加粗黑体字的单词——Omega。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满口一个骑士道的家伙,那个把无数Alpha按在地上揍的家伙,居然是个Omega?

嗯,因垂死听。

真想看看平时刚正不阿的蠢货骑士道在发情期时被欲——望吞并而漏出一副色——气——诱——人等着被人上的样子呢。

雷狮这般想到。

他挑了挑眉,看着档案上安迷修那张一寸的照片,照片内的人祖母绿地眸子凝视着镜头,微微笑着,是如此的温柔。

他下意识用手抚了抚照片光滑的表面。

真好看呢。

雷狮坏笑。

安迷修,老子追定你了。








2.

经过漫长的死缠烂打的追求以及骚扰以后,雷狮最终还是成功把自己梦寐以求的Omega追到手了。

早上出门看到这两人同时从雷狮的屋子里出来时,卡米尔不禁震惊了一下,伸手压了压帽檐。

大哥的追人方式不是还停留在“喜欢你就要欺负你”的小学生阶段吗?

怎么把安迷修追到手的?

卡米尔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吃他们两个的狗粮”中的茫然+迷惑当中。

不止他一个,谁也没明白雷狮到底是怎么把安迷修弄到手的。

欢迎收看世界未解之谜之那年雷老三到底怎么追求骑士先生的。








3.

他们俩刚在一起时,某天晚上,安迷修突然一本正经地对着对面沙发上正在打游戏的雷狮说:“雷狮,我想我有一件事必须要告诉你。”

雷狮没抬眼,操控着游戏角色躲进了草丛,预备着偷袭敌人。

“说。”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明明之前已经鼓起勇气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真到了坦白这件事的时候却又莫名有些胆怯。

他在胆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安迷修下意识握紧了拳,深呼吸,语气很轻:“关于我的信息素。”

“嗯?”

雷狮总算是抬起头来了,他一直都吐槽过为什么安迷修从来不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即使不在公共场合也不例外,每次安迷修都以“擅自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顶了回去。

没人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即使是雷狮这个恋人也好,因为还没到做的阶段,也照样不知道。

“就是那个…关于…”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小声,甚至还带着些羞怯,“关于味道…”

“说。”雷狮难得认真起来,凝视着他漂亮的眼睛。

“其实…”安迷修清了清嗓子,意识到现在自己的语气不对,他的声音突然坦率了起来,

“其实我的信息素是烤串味的。”

哈???

雷狮明显愣了一下,盯着安迷修足足五秒。

安迷修觉得雷狮可能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又重复了一遍:“雷狮,其实,我的信息素是烤串味的。”

一本正经的傻气。

开什么玩笑!?烤串味!?

雷总心里咆哮。

突然间,雷狮的手机传来了机械的游戏女音:“first blood!”

第一滴血。

雷狮的眼神回去游戏一看,原来自己已经送了一血。

他望着还在对面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的安迷修。

雷狮:……………………………












4.

有一个烤串味的Omega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那天晚上雷狮碰巧赶上了易感期,他难忍,声音低沉又蛊惑“安迷修,我们做吧。”

安迷修似乎有些迟疑,他咽了咽唾沫,身体轻微颤抖。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Alpha的易感期,如原始猛兽般,见人就上。

你在害怕什么?安迷修?

他可是你的恋人啊。

安迷修在心里拷问自己道。

最终他还是答应了,声音颤抖:“嗯,好。”









5.

雷狮是后悔的。

他妈的,这还让不让人专心的做了?

这味道,毒瘤啊。

妈的,他现在深吸,烤面筋味,烤牛肉串味,烤羊肉串味,烤生蚝味等等等等净往自己鼻腔里涌。

他没有停下自己腰间的运动,依然【哔——】着,但满脑子都是烧烤摊上的情景。

安迷修似乎也不太好受,谁懂他不好受些什么,反正他自己也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味。

他觉得自己正在上一根串。

雷狮看着在自己身下微喘的安迷修,下意识又深吸一口气。

妈的,这次又是什么味?我来猜猜。

嗯……烤翅味,还混杂了些孜然和椒盐。

艹,好饿。







6.

事后。

雷狮看着刚从高圌潮缓过来的安迷修,难得郑重地和他说:“安迷修。”

安迷修似乎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睁开了眼皮,示意雷狮说下去。

“你快点给我去洗个澡,然后收拾收拾。”雷狮说。

“干什么?”

雷狮真的很认真,神情凝重,英气眉头微皱,语气郑重:“和我去撸串。”




7.






当他们正在做的时候,喘息中安迷修是绝望的。












妈的雷狮,什么破信息素味。















居然是炸鸡味的。
















艹,好饿。


 


tbc.

下篇:看,颜荀荀爱你

.

诸君,我想要评论orz

【雷安】老师!班长又和校霸打起来了!<1>

@成为偶像★颜荀 的连载接龙,爽文

本章算第一章,两人合写
第一棒 @成为偶像★京霍
第二棒 @成为偶像★颜荀

emmm所以说第二章将会是 @成为偶像★京霍

文中【——】为两人接龙处。





手机的闹钟响了起来,惊醒了安迷修。

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凝望着天花板,伴随着头晕感,眼前似乎微微的泛起星星点点,安迷修用力眨了眨眼,抬起有些发软的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星星点点开始渐渐的消散。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身体正缠着被子,躺在床边的地板上,衣着不整,床上的床单凌乱不堪,似乎还泛着某些不明的液体的痕迹。

空气中溢着极淡的信息素,安迷修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把缠在自己身上被子推到一旁,有些艰难地坐起。

他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凌乱的床褥,极淡的信息素,被推到掉落在地的书籍,以及衣衫不整的自己。

天知道昨晚的他有多么痛苦,发情期已至,原本所剩不多的抑制剂终于告罄,他并不能记得自己昨晚的细节,只能大概回忆起那份仿佛堕入深渊般的绝望,那是来自一个Omega的本能,就像一只原始野兽,只能被无尽的欲望浪潮淹没窒息。

明明意料中抑制剂是足够帮自己度过这次的发情期的,为何偏偏到了最后一天却突然告罄了呢?

安迷修有些苦恼,他想起自己昨天因发情期颤抖着拿起电话临时和老师请假,他请假时的语气会不会很奇怪?估计喘的厉害极了,但愿老师并没有看出什么弊端。

他伸手把手机的闹钟关掉,眼神无意中瞟了一眼时间。

六点半了。

活动了几下,确认发情期的症状已经不复存在后,安迷修决定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

他是自己一人租房住的,所以再怎么闹腾也不必担心这么多,他起身,去洗漱室漱口,简单冲了个澡。

安迷修在房门环顾着自己因昨晚的发情期而变得乱糟糟的房间,感慨着我昨晚究竟做了什么才能把这里弄的这么乱。

现在再收拾已经是来不及了,回来再说吧。

他叼了片面包,提起书包,带上门走匆匆走了。

学校离住居并不算远,他快步步行上学,路上安迷修回忆着昨天请假期间班级内的课程,计划着该怎么补回来时,不知不觉便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班级门口。

班级里的人很少,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和安迷修一样这么的秩序,从无迟到记录。

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把书包放好,坐下便掏出书和笔记开始学习昨天落下的课程。

早晨的学校静的很,偶尔会听见窗外的大树下有几声清脆的鸟鸣。

或许是发情期的后遗症,仅仅只是刚把一科的课程复习完,困意便涌了上来,安迷修用手遮着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丝丝泪水溢上了眼眶。

他望了望墙上的时钟,才7点,还算很早,安迷修用手撑着脸颊,本打算再刷几题便休息会儿的,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困意,懒洋洋的趴在课桌上睡了过去。



——————————




安迷修是在一片嘈杂中被吵醒的,一个熟悉到让他想要一拳砸过去的声音正朗声不知道说着什么,像是收进劣质的收音机后发出的吱吱嘎嘎,或是电流乱窜的音响一样,又像是看不懂的抽象画,模糊不清搞不清意思。

忍着抽痛的太阳穴,安迷修半眯着看向声源,可眼前却像是糊了成白雾,什么都看不甚清,安迷修闭上眼睛,捏了捏平时做眼保健操时的穴位。

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缓了多久,只觉得身体酸累疲惫的很,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觉得如此,最难受的脑袋,头疼的简直要命。他现在才发现抑制剂对一个发情期的omega多么重要,最起码度过发情期后最多不过是有些乏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而耳边的声音也终于从远到近,由模糊刺耳转向清晰。意料中的还是那个家伙,安迷修放下揉按穴位的手,深吸了一口气求得最大限度地平缓心底的烦闷。

安迷修站起身,走向靠窗倒二的位置,用着最平常不过的语气对着这个作恶的领头人说到。

“雷狮,你又要干什么?”

这话说出口后安迷修才注意到自己的喉咙到底是如何的干涸沙哑,仅比对折的磨砂纸摩擦发出的声音要好听一点。安迷修如此想到,他右手握拳靠在唇边,轻咳了一下,试图将不适感压下。

雷狮听到这话突然就笑了,他说,“我们的班长大大终于睡醒了啊?”

仿似好友间的调侃,可安迷修却知晓里面饱含的恶意和嘲讽,长时间和对方的相处让安迷修下意识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竟然已经是十点四十一了,是上午第三节课的课间了,他睡了几乎一整个上午?!怪不得,怪不得身体如此疲累,本来他不过以为自己才睡了十几分钟,最多也不超过半小时的。

安迷修突然明白过来,是因为昨夜的缘故,导致他的精神状态并不算好,短暂的休息却让大脑像是自我修复一样,让他不受控制的愈发犯困。而长时间的休眠,又将身体的不适全数释放,全部体现在了他现在感受到的酸累难受。

不过不应该啊,为什么他会睡这么久,安迷修有些茫然。旁边一直站着的女孩看到安迷修显得有些迷茫的表情,张开嘴想要解释,却被雷狮打断。

雷狮嗤笑一声,“亲爱的老师们看在我们辛苦的班长大大生病难受,一上午连续三节课全改成自习了——”

“真不愧是班长啊,安迷修。”


Tbc

关于讨论设定的过程:

京霍:信息素,颜荀喜欢什么样的

颜荀:什么都喜欢,甜就行,但是安哥………

京霍:emmmmmm

颜荀:……烤串味?

京霍:噗

颜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

京霍:如果真是这样,做着做着,饿了

颜荀:哈哈哈哈哈哈满分

京霍:雷总“妈的不做了我要下楼买根串”

颜荀/京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安哥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的呢?

评论大军在哪

记梗 也称算账,我要看看自己到底欠了多少债

目前已确定要动笔的paro:

丧尸paro    少校雷×上将安

萝莉安的中篇和下篇

舍友系列的草粉

fate. paro   御主(?)雷×英灵安

点文  快递梗  顺丰快递员雷×申通快递员安

ABO未婚先孕   带萝莉玩

Nn党费系列    旧设

还有刚刚和基友的接龙,预备备开

尚未确定动笔的paro:

穿越paro   小说中大反派雷×小说作家安

抑郁症    心理医生雷×抑郁症患者安

联文的车

ABO+花吐设定   校园paro 

哇我这一年就别想再出新梗

看到这个天使了吗?她超棒的!!!

闲余:

emmm实在忍不住摸了个鱼,画的潦草而且不明所以。。。分镜背景和人体都被我吃了orz
字丑画丑,就当壮大tag了(。)
现pa,出自京霍太太的文。
表白一下京霍太太的文。比我的画好看100倍!!! @成为偶像★京霍

丧个屁啊!有这个兴致丧还不如好好产粮!!!

太太们走了雷安的大旗倒了就得由我们来扛了,现在丧有什么意义?

借用檎遥太太的一句话:
别低头,热度会掉,别流泪,对家会笑。

现在外部都在打击咱们了咱们里面还内讧?还想不想混圈了????

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给他们看!产粮的效率还是一样的高,粮的质量还是一样的精,这才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事啊!

所以说,丧什么?假如真的丧就给我滚去看几篇甜饼或者上几辆豪车,把情绪稳定下来然后给我为雷安产粮!

我们的初衷爱的是雷安二人并不是雷安圈,即使雷安圈里几个太太走了也依然不会倒下去!因为还有我们这些即使知道自己的粮并不怎么精但为了爱也还是会产下去的小透明啊!

伙伴们,打起精神来,好好产粮吧。

让雷安即使几经风雨也不衰,让雷安即使历经沧桑,依然顽艳。

帮我点个蓝手或者转个载谢谢,让更多的姑娘们看到这条,感激不尽。

【雷安】大学舍友居然是我偶像!<10 完>

#现代paro
#填词作曲人雷×网络歌手主播安
#人物属于七爹,ooc属于我。

#哇我终于从白嫖期滚回来了呢,估计已经没人记得我了。

回顾前文请重戳左上角帅气的周泽楷头像w

>>

唇上略微冰凉的触感,涌入口腔的酒精味以及眼前雷狮放大了的俊脸,无不告诫着安迷修,他在吻他。



唇与唇之间的辗转,几乎令人沦陷至此。




雷狮轻轻的吮着安迷修柔软的唇瓣,偶尔会用舌尖舔抿,敏感的唇被略粗糙的舌面轻刮,这种感觉酥麻的不行。




雷狮开始用舌仔细地临摹着他的唇的轮廓,动作温柔的简直与平时的雷狮判若两人。




安迷修的脑袋顿时当机,整个人的肢体动作都有些僵硬。




他瞪大了眼睛,眼神似乎失去了焦距,碧瞳看着面前这个正在闭着眼睛陶醉地吻着自己的人。




霎时,安迷修的脑中回响起了那天雷狮的歌声。




撩人至极。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良久,安迷修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是要反抗而不是在回忆什么声音,他想扭头,但自己的后颈正被雷狮握着,强制着他。



由于自己右手正撑着雷狮因酒醉而昏昏欲倒的身体,他只能抬起左手,发力,妄图推开身前的人。




雷狮停止了唇上的动作,低头说:“与自己的偶像接吻,你应该感到荣幸。”




安迷修一愣,脸“刷”一下的红了,他张了张口,却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蹦出了一句“雷狮,你醉了。”



接着安迷修撑着雷狮把他带到了路旁的公共座椅上,让他坐下,安迷修站在一旁,对着雷狮说:“我查查附近最近的药店在哪,帮你买盒解酒药。”



雷狮噗嗤一声笑了,大爷似的把腿翘起,满是嘲讽地看着面前站着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是不是傻?”




“…?”安迷修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而后,雷狮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长臂一伸,揪住了安迷修的领带,迫使安迷修弯下腰,低着头。这个动作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安迷修丝毫毫无准备。



此时,他的脸与雷狮的脸仅仅只间隔1.5厘米。



双方一时都没有了动作,仅仅只是这么看着对方,彼此呼出的气息打在了对方的脸颊上。




对视了一会儿后,雷狮率先开了口。



“安迷修啊,你怎么就这么好看呢?”他顿了顿,打了个酒嗝,“不过好看有个卵用啊,傻的不得了。”




他歪着头对安迷修说,晶亮的紫瞳中满是戏谑。



“就是因为趁着这股醉劲,老子才和你表白的啊,不然你以为我真的是那种撩完就走的人?”



一如既往地欠揍。




但这一刻,骑士一向波澜不惊的碧瞳似乎有暗流涌动。



>>



最近的乐坛似乎掀起了一股浪潮。



起因于一部电影的上映。



电影的剧情很平庸,但票房却出乎意料地高,大众评论意外地好。



一位段子手是这么评价的:

一流的音乐,二流的剧情。



对的,之前雷安二人所合作的曲子,正为此电影的主题曲,而这部剧情平庸的电影,全程bgm都为雷狮一人创作。



因为有着bgm的buff,原本并不顶尖的场面也变得优秀了起来,而剧情的气氛也因为激昂的bgm燃了起来。



一夜之间,百度头条,各新闻网,各音乐APP无不有着这首曲子的身影。




假如仅是单单雷狮一人,或许还没这么火热,但这次的阵容不一样。




多了一个人,安迷修。




这个爆红的网络歌手,其能力令所有人都为之认可。





也正因有着这个阵容,这部电影的票房成绩才谱写了辉煌。




强强联手,终将荣登巅峰。



导演丹尼尔是如此评价这部电影的:

不得不说,此作品的在给人的震撼是无法比拟的,整个作品的气氛都营造的非常好,剧情配合着优秀的bgm,一步一步的引人入胜,而在最后的高潮剧情bgm的爆发令观众的情绪一下子迸发,给人以一种大片的既视感。

结尾逐渐响起的片尾曲,其清雅的男音也俘虏了众人的心,其淡淡的凄凉感使观众产生了共鸣,剧中的场景美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最后戛然而止的镜头以及戛然而止的钢琴更是令观众仿若呼吸一窒,诚然,这是一部佳作,配合着如此动人心的bgm,他的票房,当之无愧。




几乎三分之二的语音都是在夸着bgm呢。




>>



一星期以后。



安迷修观看着这部电影最后片尾曲响起的片段,聆听着他与雷狮若共同努力创造的惊世之作。



突然,雷狮走到他的面前,从裤兜里掏出一个U盘,粗暴地扔在了安迷修的桌子上。



安迷修看了桌子上静静躺着的U盘三秒,又抬起头盯着雷狮面无表情的脸五秒,冒出了一句:“这是什么?”



雷狮伸手拔掉了安迷修正戴着的头戴式耳机,说:“听听看。”



安迷修:“新曲?”



雷狮:“当然。”


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弄的?进度这么赶?”


雷狮:“你当我这几天的仙是白修的啊?”



安迷修把U盘插进电脑中,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谁唱的?”




雷狮环着手站在一旁:“纯音乐。”



安迷修重新戴上了耳机,按下了耳机的开始键。


——


士气高昂的演奏,急促而又不失节奏,如势不可挡的万马奔腾而至,配合着激烈的重音炮,其气氛令人燃尽全身。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惊喜,再后来是陶醉。看到这里,他微微的笑着,心情似乎很不错。


一曲完毕,安迷修摘下了耳机,抬头望着雷狮,眸间溢满了兴奋。



“如何?喜欢吗?”


“非常棒,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它的震撼了,我现在整个人都燃起来了,雷狮,你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触动人心。”


雷狮看着他,紫瞳中的笑意如何也藏不住:“这是你的酬劳。”


“啊?”

“送给你了,这首歌,为你而作的,这是你成为我的唱者的酬劳。”


安迷修似乎很激动,笑着说:“感激不尽。”



“呵,就在刚刚,它已经发表在网络之上了,现在估计你我的粉丝都在听着吧?”



“为什么这么说?不应该是只有你的粉丝在听吗??对了,这首歌的名字是?”安迷修疑惑。


雷狮笑了。


“《骑士》。”


…………………
…………………


XXXX:word妈啊!雷总的这首音乐真的是…………我现在除了nb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太震撼了!!


XXX:史诗向的哇!我超喜的!



XX:这个名字…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XXXXXXXXX:卧槽《骑士》????我不管我不管今天雷骑结婚了这是新婚礼物!


XXXXXX:听了这首歌突然想入雷骑:)


XXXX:太棒了吧??这太棒了吧????歌的简介里就一句话【此曲为Pirate雷赠与骑士安的专属】啊啊啊啊啊雷骑党今天一个都别想活!


………………
………………



“大哥,cp粉的言论以及关于各媒体的猜测用不用压制一下?我担心…”


“没有那个必要,”雷狮打断了卡米尔,“就让他们尽管说去吧,我无所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了,大哥。”



雷狮挂断了电话。

他走进寝室,对着床上真正认真学习地安迷修说:“外面的那些报道,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安迷修点头:“那种胡乱猜测的报道,一般来说我们不都是应该不予理会吗?雷狮你居然会在意这些?”


雷狮走到自己的桌前坐下,左摆右摆地转着转椅:“不,我想说的是——”


“既然外面都在传着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那不如我们就真在一起吧?”


“??????!!”


安迷修表示真刺激。


……………………
……………………


Pirate–雷_V:从今日起,绑定歌手@最后的骑士。

发表于11月11日

赞 93898   转发 8329   评论 16992





Fin.

——————

哇呀终于完结了呢,卡文卡了一星期【摊】


《骑士》这首歌是参照《Strength of a Thousand Men》描写的,这首歌超好听啊你们快去听听!!!【强行安利】

当初想到舍友系列这个梗时我正在码着花吐paro,那时候码花吐码的心灰意冷,这个梗突然的出现使我毫不犹豫的放下了手中花吐立刻肝上了这篇,其实原设定的字数是上中下的,后来想想可能得码四五章左右,结果现在不知不觉地码了十章。

第一章刚开始码时,还没码完就发高烧,哇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痛苦,接着休息了两天,烧退了又开始弄,那时一边重感冒一边码字真的太佩服我自己了!!

偶像paro可以说是我目前写过的最日常的一篇了,以前混别的圈时走的都是文艺风,来雷安之后感觉文艺风走累了就开始试试日常向,不得不说,日常向码字真的很爽嘿嘿嘿。

雷安二人的相处模式我至今都处于摸索状态中,因为受之前萌的cp的影响,我流雷安,总是雷总在撩安哥,安哥处于被动状态emmmm实在是太ooc了!!!!

唉,最近有些心烦,事太多,有些丧,女神也退圈了,一开始真的很不开心很不开心,之后意识到:既然程老师自己走了,那么剩下的我们就更要加把劲了啊。

于是我果断的把自己从白嫖期拉了回来,开始码字。

天啊,我又想哭了,真的舍不得程老师啊…

唉,略过这个话题吧。

舍友系列已经正式完结了,结局emmm就看各位怎么想吧,总之接下来就是已经答应过各位的草粉,对没错,草粉,天啊又要逼我开车…

草粉可能并不会这么快就弄好,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会去日日我的萝莉安【笑容逐渐缺德】

总之,真的很感谢您能看完舍友系列!【鞠躬】

京霍也会尽量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的!

谢谢各位!

有没有评论??emmmm其实我想要评论。

如果安迷修变成蟑螂。

我特么笑爆!

成为偶像★颜荀:

#……如标题,可能有点恶心……有点恶搞


#…………能不看就不看吧。


#雷安





安迷修变成了一只棕色的小昆虫,长长的触角,会飞的翅膀,长时间嗜甜。


算了,不解释了。是他,是他,就是他,最后的骑士,变成了!蟑螂!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感不感动。


安迷修表示,不敢动。


他现在特么一跑出去就要被雷狮操着拖鞋扁。


他饿了,他好绝望,你说好好的正经青年为何一朝变昆虫,还是人人喊打的那种。


他好委屈哦,他才刚刚从雷狮的千手拖鞋里逃跑,他可以确定他刚刚还听到了雷狮嘀咕着怎么对付他这只柔弱,可怜,无助的小小蟑螂。


悲伤的无助弥漫了安迷修的身体,突然,他的触角被什么东西安抚般的摸了摸,安迷修吓了一大跳,螂牙飞腿踹过去。


“哎呦呦,兄弟,别乱打啊。”


有些尖细的声音传来,安迷修细细一看,我去,好大一只蟑螂,和他一样大!


好可怕啊!他想尖叫,不行,不能,他是最后的骑士!哪怕是变成蟑螂也要保持风度!


“额、您好?”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他能这么淡定,一般人大概早就要哭了吧,哼哼,他果然不对一般人。


安迷修一甩长须,甩了另一个蟑螂兄弟一脸,蟑螂兄弟看起来想抹一把脸,结果手太短,碰不着,然后就放弃了。


“嘿,兄弟,第一次见啊!新来的吧!”


“嗯……”


“你叫啥子名嘞”


这蟑螂透着一股东北汉子的音,安迷修抽了抽嘴角,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他道“我是安迷修,如果可以,请叫我最好的骑士 ”


顺便还附带了一个闪亮牙齿的特写。


“哦,小安啊,你可以喊我大螂。”


“大朗?”


“对,大螂。”大螂甩了甩须须,他说“你可别说,这个姓雷的一家,吃的多,可就是那个叫什么狮的,太可怕了。”


“雷狮?”


“对,那什么雷子狮。”大螂心有余悸的说“我其他兄弟都死在了他手里,现在就剩我一个了。”大螂又指了指他的脚,“你看我少了只脚,就是他害得。”


“太过分了!”


“是吧是吧,我这个心痛啊!”


“咕咕咕——”安迷修一愣,大螂笑了,“兄弟,你饿了啊,走走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额……我、”


“别担心,有我呢兄弟!”


“兄弟!!”


然后二螂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堪堪到达厨房的角落,期间安迷修因为不适应这个身体,害得大螂帮了他不少,安迷修那个感动,大螂是真兄弟啊,安迷修感叹。


“小安兄弟,这里有食物,快吃!”


大螂指着角落肮脏的点点奶油道,安迷修红了眼眶,喊到,“兄弟!你就吃这些吗!”


大螂叹到“唉,毕竟这家雷子狮太可怕了,想要生活也只能这样了!不过相信我,好吃极了!”


“兄弟!!!!”


“哈、终于找到你了!”雷狮熟悉的声音传来,他说、“我家怎么可能把奶油浪费,哼,果然上钩了。”


安迷修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拖鞋,竟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大螂尖叫!


“兄弟!!!!”


“不!!!!”


安迷修眼睁睁看着大螂推开他,命丧于雷狮的拖鞋底,红了眼眶,然后看着雷狮越来越近的脚,他就醒了。


安迷修猛得坐起身,红着眼眶看着身旁被他动静搞醒的雷狮,大喊到“雷狮!!!我要为大螂兄弟报仇!!!!”


雷狮一个机灵,一瞬间也就清醒了,他用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安迷修“你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雷狮!!!!去死吧!!!!!!”










然后两个人就干了一架♂。